用户名 密码
金桥论坛分享生活每一天
X关闭广告
X关闭广告
当前位置:首页-影音娱乐-影音&BT下载- 正文

二人转正戏老包公赔情

2018-01-17 02:06

二人转正戏老包公赔情

问:东北二人转正戏之包公赔情词

答:女:三口铜铡放光明(那拉那依呀。。。。)男:听咱表表黑包公 (那拉那依呀。。。。)女:宋王驾前领啊领了旨男:陈州放粮他就要启程(唉咳唉咳唉。。)女:十里长亭摆酒宴男:文武百官来饯行女:包勉奉了母亲命男:来给三叔问安宁女:也是啊包勉罪该死(那依呀。。。。。)男:沙县告状到开封。包公接状细查问,果然是逆子罪难容。一怒铡了小包勉,打道回府来赔情。包公顺轿头前走,包勉灵车随后行。午门以外落了轿,灵车停在二门中。包公迈步把楼上,来见嫂嫂王凤英。包公施礼先问好女:凤英还礼心不宁。三弟你陈州把粮放,我让包勉去饯行,三弟回府为何事,不见包勉为何情?男:不提起包勉还罢了,提起包勉嫂嫂莫心惊。他贪赃枉法罪孽重,被我铡死在长亭女:你说此话我不信,难道说我的儿子、你的侄儿我疼你不疼啊?男:嫂嫂不信你细看,灵车现在二门厅。包公带路头前走女:后跟嫂嫂王凤英男:一前一后女:把楼下男:下楼来在女:来在了二门中。手扶棺材呀,往呀往里看呐,看见了我儿啊,死的好苦情啊。哎呀一声罢了我,**在地迷噔噔。男:包公近前忙跪倒,嫂嫂、嫂嫂喊连声,苏醒吧(来)苏醒吧,功夫大了可活不成。包公叫得喉咙哑,忽听嫂嫂哼一声女:王凤英正在昏迷之处,忽听得耳旁有人声。强打精神睁开眼,看见三弟黑包公。不由怒从心头起,两脚一跺回房中。男:包公随后把楼上女:王凤英手指黑贼骂连声。我儿沙县为县令,今日探母回京城。我命他十里长亭把你送,哪成想你竟把他问斩刑。你既不念叔侄意,我也没有叔嫂情啊,叫丫环看过来镇宅剑呐,我要你给我的儿子把命顶。手使宝剑往下砍男:吓坏大人黑包公 (白:嫂子,别的,别的。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包拯我近前一步忙跪倒,虎腕就把婵腕来擎。嫂嫂你千万别动怒,你听三弟诉诉下情女:我先杀了黑贼你,死后你再诉下情男:倘若杀了三弟我,难道嫂嫂不心疼?金面佛面你不看呐,还得看看咱叔嫂情;叔嫂之情你不看,还得看你死去的婆婆、下世的公公;死去公婆你不看,还得看你的丈夫,我的那个大长兄;我的长兄你不看,还得看你从小拉巴我,擦屎裹尿,数不完的那些个功啊,我的老嫂子啊女:不提起往事啊,还则罢了,要提起往事啊,让我更伤情啊。叫一声三弟呀,你在一旁站,听嫂嫂我诉一诉当年的功。像人家怀儿都是十个月满,婆母娘怀三弟整整两冬。三弟你生下带来阴阳脸儿,半拉脸黑来,是半拉脸儿青。婆母娘说你活不了,公爹也说你活不成。赐给你一领芦席,三道那蒲草爻,将你扔至在后花园的养鱼坑,也是三弟你呀不该死,斗大的荷叶托住了你的身形,你又是哭来又是喊,哭声就传到我的楼庭啊。我顺着声音找下去,一找就找至在花园的养鱼坑。我不怕泥来不怕水呀,捞出芦席解开草绳,嫂嫂我摸摸你的胳膊腿,三弟你手也是挠来小脚也是一个劲儿的蹬啊。我不嫌你脏来也不嫌你丑,将你抱在了我的怀中,有心将你送到前庭去,怕你小命活不成。无奈何抱到我的堂楼上,背着二老把你侍奉。为奶你饿死你的侄女我的那个小桂姐啊,偏赶上小包勉啊,他又降生啊。我身左奶着小包勉,身右奶着你这黑包公。一个人奶水不够你们叔侄两个用,嫂嫂我嚼奶布子给你们把饥充。我说此话你若不信,嫂嫂我如今落个牙根儿都疼啊。三弟你生来好吵夜,我把你托在手心打竜竜,左哄右哄哄不好,抱到外头数星星。好歹哄你睡了觉了,可偏偏你又是个尿炕精。你左边尿湿我往右边抱,右边尿湿左边擎,左右两边都尿到,嫂嫂我又把你抱在前胸。净腾那尿窝渍,哪能不做病啊,嫂嫂我到如今腰腿都疼啊,三弟呀。一岁、两岁在我的怀中抱;三岁、四岁不离我的身形;五岁、六岁你贪玩耍,上街遇见小顽童,人家小孩把你骂,骂你是有娘无父姑娘生。三弟你哭哭啼啼回家转,围着炕沿打竜竜,你手扒炕沿上不炕啊,你管我叫亲妈,我说啥也不答应啊,三弟呀。我对你说了真情实话呀,自那日咱们才把叔嫂称。你七八岁上把书念男:嫂嫂你送我上学把书供女:送到男学男:你放心不下女:把先生请到啊男:咱们的家中女:我害怕旁的先生男:教不好女:请来了我的长兄男:王老先生女:你念书念到男:一更鼓女:我给你添油男:拨过灯女:你念书念到男:念到二更鼓女:我给你烧水男:润喉咙女:你念书念到男:三更鼓女:我给你做饭男:把饥充女:念书念到男:四更鼓女:我讲今比古男:讲给我听女:念书念到男:五更鼓女:嫂嫂我一宿没睡陪你到天明啊,三弟呀。冬天念书,怕你冷,嫂嫂我给你把火炉生啊;夏天念书怕你热呀,我拿扇子,给你扇风。三弟你念书好睡晌觉啊,嫂嫂我拿着蝇甩男:给我轰苍蝇女:那一年三弟你男:进京赶考女:我早把那靴帽蓝衫男:给我做成女:你一人进京男:放心不下女:打发包勉男:给我当书僮女:三弟你拍拍良心,想一想,嫂嫂我待你何等恩情啊。哪成想嫂嫂待你心像一盆火,你待嫂嫂我冷如冰。如今官升脾气长,你六亲不认胡乱行。你杀别人还罢了,你不该铡了包勉,嫂嫂我的亲生啊,你给我儿子把命顶啊男:嫂嫂你且息怒来慢动手,你听三弟诉诉下情。包勉长亭把我送,亭外传来喊冤声。告他吞没灾粮款,告他仗势胡乱行,告他强霸良家女,告他王法罪难容。铁证如山难抵赖,包勉画供全认承。无奈给他上了绑,三弟怎能不心疼。从早晨绑到天过午,没有一人来讲情。当头要有个乌鸦叫,也算冤家救命星。不是没人把情讲,他作恶多端法不容,无奈铡了小包勉,弟怎能不理民情恋私情啊,我的老嫂子女:一面之词不可信呐男:有凭有据写得清女:王凤英接过状纸从头看,包勉果然罪不轻。我儿犯法命当尽啊,难怪三弟不宽容。恨包勉胡用非为罪孽重,恨自己教子不严得报应。嫂嫂若有两个子,你铡包勉我不心疼啊。可叹我苦熬苦守苦到老,只落得孤身孤影孤苦伶仃啊。为包家费尽心血费尽力呀,到头来无儿无女无后承,咳,全是一场空啊男:嫂嫂千万莫悲痛,三弟是嫂嫂你扶养成,老嫂比母我不忘,三弟我就当是嫂嫂你的亲生女:咳。嫂嫂我年过花甲,身埋半截土,就像那瓦上的晨霜风前的灯,倘若嫂嫂我身得病,谁能够给我请先生?先生请至在我堂楼上,把着我的胳膊把脉擎啊,临走若是扔下药,谁能够煎汤熬药把我侍奉?男:倘若嫂嫂你身得病,我给你上街请先生,先生临走若是留下药,三弟我煎汤熬药把你侍奉,准保你病见轻啊女:嫂嫂我万一不幸身做古,谁能够找块门板把我停?谁给我买上一口上等棺木?谁当孝子来守灵啊?谁把我送到包家的老坟上啊,谁能在包家的家谱上写上我的名啊,我叫王凤英啊。男:嫂嫂你万一不幸身做古,我能够找块门板把你停,我给你买一口上等棺木,我当孝子给你守灵啊。我把你送到包家的老坟上,在包家的家谱上,我给你添个名,写上你王凤英啊,让我的儿孙后代都管你叫祖宗啊,我的老嫂子女:王凤英啊,听了三弟说的一番话,不由我抽抽嗒嗒放悲声男:好话说了三千六,她脸上还阴乎拉的不开晴。这真是清官难断家务事,陈州放粮难启程。想到这里忙跪倒,口尊嫂嫂听分明,嫂嫂若有爱民意,容我放粮走一程啊,嫂嫂要解杀子恨,三弟情愿把命顶,我把黑头交给你,嫂嫂你愿意咋行就咋行啊,我的老嫂子女:凤英一见心肠软啊,他为民一跪,倒叫我心惊啊。杀了三弟不要紧,王凤英千载留骂名。陈州的百姓难解救,宋主的江山也不太平。拉倒吧(来)拉倒吧,宝剑撒手一旁扔啊男:包公一见不怠慢,忙把酒杯擎手中,满满斟上一杯酒,我给嫂嫂压压惊。双手擎杯递过去呀女:王凤英将酒杯接手中。三弟你敬酒为何事啊?男:一来报恩,二来赔情啊女:三弟你说出这赔情话啊,臊人倒比打人疼啊。你铁面无私把我保,我不该只恋母子情啊男:包公闻听深施礼,多谢嫂嫂把我容啊。辞别嫂嫂把路上啊,陈州放粮女:陈州放粮合:又启程!

问:冯涛二人转包公赔情戏词

答:包公赔情--唱词 三口铜铡放光明 倒坐南衙黑包公 金殿以上领圣旨 陈州放粮把民清 人马拖拖往前走 眼前来到十里长亭 十里长亭扎公馆 文武百官来鉴行 这个包相爷 我一怒铡了小包勉 陈州放粮去不成 陈州放粮我不去 给我恩嫂来赔情 来时坐的八台轿 回来我骑的马能行 旁行正走来得快 相府不远面前迎 不用禀不用报 自己就把堂楼登 走上近前忙跪倒 口尊恩嫂你试听 嫂嫂好来三弟好 嫂嫂康泰三弟我安宁 王月英忙回话 叫声三弟要你试听 三弟好来嫂嫂好 三弟康泰嫂嫂安宁 你今天不到陈州把粮放 你今日回府为何情 你侄儿小包勉给你把行鉴 你回城来他怎没回城 怕她问来她偏问 怕她明来她偏要明 恩嫂尊你试听 你不叫小冤家在家里把书念 十里长亭鉴的什么行 小冤家说了贪赃卖法的话 我拿冤家即铡钉 你说此话我不信 难道说我的儿你的侄儿我疼你不疼 我说此话恩嫂若是不相信 馆椁就在二堂停 老张便在头前走 后跟着三重四德王月英 一前一后来的快 二堂不远面前迎 叫老张打开馆椁盖 我请恩嫂看分明 月英这里仔细看 一见我儿死尸灵 哎呀一声说不好 咕咚载倒地溜平 王月英我正在昏迷之处 忽听见耳旁有人声 不爱睁眼我就强睁眼 叫一声三弟掺我一把 包相爷不消停掺起嫂嫂王月英 叫一声三弟你在一旁站 听嫂嫂诉一诉当年的功 像人家娘怀儿十个月为满 哪像那婆母娘怀三弟三年三冬 三年这三冬三十七个月 有一个润月年才把你生 三弟你降生来没有人模样 黑头黑脑亚赛活妖精 公爹他说你呀活不久 婆母娘说你活也活不成 赐给你一领芦席三道枯草绕儿 把你扔进养鱼坑 人不该四总有救 斗大那荷花叶把你来捧 三弟你大哭三声惊动天和地 小哭三声嫂嫂知情 带领丫鬟把楼下 下了八五十三层 旁行正走得好快 眼前来至在这个养鱼坑 打发小丫鬟打捞上岸 轻轻放在地溜平 打开了一领芦席三道枯草绕儿 三弟你手也挠来小脚也是蹬 我有心把你抱到婆母娘堂楼上 恐怕公爹婆母二次把你扔 为奶你饿死侄女名叫小桂姐 那时节包勉我儿他又降生 一双乳不够你们叔侄用 嫂嫂嚼奶布子累得我牙根疼 三弟你从小好尿炕 左边尿来右边扔 前后左右你都尿个到 嫂嫂把你搂在前胸 三弟你从小好噪夜 嫂嫂我抱你外边去数星星 数到旁的星星三弟你都不乐 数到了文举星你大叫三声 不用人说知道了 就知三弟你有官升 三弟你一岁两岁嫂嫂我的怀中抱 三岁四岁学会了打能能 五岁六岁大街玩耍 遇见旁的小孩把你骑缝 遇见旁的小孩都把你骂 骂你是有娘无父是个丫头生 那时节你哭哭泣泣跑到楼堂上 管我叫亲妈我没敢答应 从那时咱二人就把叔嫂称 三弟你长到七八岁 嫂嫂我想起来把书供 请来了旁的先生放心不下 无奈何请来了王袍老先生 为什么要把王袍来请 王袍是我的大长兄 三弟你念书念到一更鼓 嫂嫂陪你到二更 念书念到二更鼓 嫂嫂陪你到三更 念书念到三更鼓 嫂嫂门外去听声 念书念到四更鼓 嫂嫂给你去拨灯 念书念到五更鼓 嫂嫂做饭为你把饥充 念书念到龙虎之日 宋祖爷开了一个科考棚 三弟你一心进京去科考 嫂嫂我靴帽褴衫给你准备成 打发旁的书童放心不下 无奈何打发包勉给你当书童 三弟你进京科考三篇文章做的好 宋祖爷亲自把你封 给你三口铜铡二口剑 先斩后奏不留情 给你秦龙秦虎八员上将 八员上将都有名 有王朝和马汉 有李贵和娄青 四个上山能** 四个下海擒蛟龙 三弟你陈州放粮发人马 人马发到十里亭 十里长亭立公馆 文武百官来鉴行 我叫包勉我儿给你把行鉴 你不该给他即铡钉 嫂嫂眼前两个子 铡死包勉断后承 嫂嫂眼前一个子 杀死包勉断后承 嫂嫂我寡妇失业六十花甲子 到后来路死路埋道死道扔 押呦呦我那难见面的儿 说着恼来道着怒 忙把宝剑拿手中 你有铜铡我有剑 我剑也是宋祖封 照着黑头砍下去 吓坏了到坐南衙黑包公 走上近前忙跪倒 虎腕就把长腕擎 嫂嫂你老慢动恼来你老休动怒 听三弟我对你诉诉下情 我今一剑把你杀死 你到阴朝府里再诉下情 嫂嫂你疼包勉也该疼我 我也是嫂嫂你拉帮长成 宋祖爷江山能有千斤重 三弟我担当八百有余零 嫂嫂你一宝剑把我斩首 最可叹宋祖的江山就得白扔 以前没有你这个黑贼子在 宋祖爷江山也没白扔 嫂嫂啊你休怪三弟我心肠狠 你哪知小冤家犯了死刑 怪不得昨天晚上作了几梦 一梦一梦都记得清 头一梦三间房子折了中檩 二一梦一屉包子全都蒸生 三一梦一摞子花碗全都打碎 四一梦包家门前塌个大坑 房折中檩当家的死 包子蒸生难以回笼 花碗打碎家必得散 门前塌坑定有灾情 三弟我涑腥是一梦 就知道此梦不吉星 第二天金銮宝殿领了圣旨 一到陈州把民清 十里长亭扎公馆 文武百官都来给我鉴行 鉴行之人有靠山王爷胡裴显 二一位永安王爷叫高穷 三一位吏部天官吕盟正, 四一位镇守三关杨总荣 五一位兵部司马刘文进 六一位新科的状元赵连成 久住深宫的陈驸马 天波杨府长寿星 这八大朝臣都给我把行鉴 嫂嫂你打发包勉给我来鉴行 他进得芦棚说好话 当时得了一个洋口风 平地蹦起五六尺 不叫三叔叫包公 他言说咱们两个一个怀里吃过乳 他为弟来我为兄 他言说陈州放粮都是假的 一到陈州积草屯兵 有一日杀死宋天子 抢来了八姐九妹做正宫 这时惊动了哪一个 九门提督赵连成 一把拉过相爷手 要到金殿把理平 我言说撒手吧来撒手吧 我拿冤家即铡钉 吩咐一声给我绑 呼啦啦上来一窝风 单三扣双三口 哪扣要是不紧用足蹬 从清晨绑至到过了午 并没有一个人来讲情 头上要有乌鸦叫 也算是小冤家的救命星 铜铡不拜自己倒 三道铁箍六下崩 仓啷啷一声响人头落了地 三弟我好似怀里抱着冰 陈州放粮我没走 我给恩嫂来赔情 嫂嫂你容我陈州把粮放 回朝后一本奏到有道的龙 宋王爷准了我的本 给嫂嫂修个养老宫 嫂嫂你养老宫院去养老 我叫你荣华富贵老也不受穷 荣华富贵我愿意受 我愿意跟我儿子讨着吃要着吃我愿意受穷 我叫你把命顶 看起来**家儿子咱就没有理 人家要愿意怎行就得怎么行 面对着包家老坟把头来扣 尊一声下世的大长兄 等着吧等着吧 封都城里再相逢 面对着金銮宝殿也把头扣 尊一声宋祖有道的龙 再不能金殿之上论国事 再不能金銮宝殿谈论民情 我面对天波杨府也把头扣 尊一声干娘长寿星 早来一时能见面 晚来一时活不成 回过身给我嫂嫂也把头扣 也算我报答了养育之情 我把黑头递过去 嫂嫂你愿意怎行你就怎么行 你宝剑留点情 直哀告得王月英心慈面软 铁打肛肠软了十成 常言说**不过头点地 人要认错就算中 长腕擎不住无情的铁 宝剑仓啷啷落在地溜平 三弟你起来吧来起来吧 想让我掺你万想不能 嫂嫂不掺弟自起 一旁站起黑包公 嫂嫂有话只管讲 三弟我陈州放粮就要起程 久以后想包勉身得重病 是何人大街请先生 先生请到堂楼上 是何人拿个枕头把脉平 先生临走扔下了几副药 三弟我煎汤熬药把你侍奉 久以后想包勉黄金入柜 是何人打个木排将我来停 装老衣服谁给我穿身上 寿鞋寿袜谁愿蹬 沿口金钱谁给我放 梦脸纸谁给我蒙 在脖上横着黄香一捆 脚底下点着一个照尸灯 头上供着一碗倒头的饭 上插着三团棉花绒 是何人头戴白来身穿孝 腰中紧系苘麻绳 搬个梯子烟囱上 是何人西方大路喊我几声 久以后想包勉黄金入柜 三弟我打个木排将你来停 装老衣服我给你穿身上 寿鞋寿袜我给你蹬 蒙脸纸蒙脸上 脖子上横着黄香一股 脚底下点着一盏照尸灯 头顶上供着一碗倒头的饭 上插着三根棉花绒 我能够头戴白来身穿孝 腰中紧系苘麻绳 搬个梯子烟囱上 西方大路我为你指明 三天头上走马入炼 是何人拿着芦苇把太阳蒙 尸体入进馆椁内 开开耳明和眼明 木匠师傅来刹扣 是何人跪在灵前喊我躲钉 亲戚朋友来吊孝是何人亲妈亲妈哭我几声 单等着三天头上走马入炼 我能够抱着脑袋馆椁里乘 尸体装进馆椁内 开开耳明和眼明 木匠师傅前来刹扣 我能够跪在灵前亲妈亲妈喊你躲钉 别碰你的眼睛也免得到阴间变个独眼龙 七天头上起灵走 是何人拉着老丧绳 三十二杠谁抬头一杠 打领头幡来谁愿应 卖路纸钱谁给撒 有一个破丧盆子高高一扔 单等那七天头上起灵走 三弟我能够头前拉着老丧绳 三十二杠我抬头一杠 领魂幡来我愿应 卖路纸钱我给你撒 有一个破丧盆子高高一扔 把我抬在包家老坟上 深深挖了一个黄土坑 宽打墓子深挖井 在当中垫着两条土龙 阴阳先生来拨正 是何人抓把黄沙把我来蒙 守孝守到了一七二七三七四七五七三十五 鬼年鬼节上坟茔 清明佳节来插柳 七月十五鬼钱生 十月初一寒衣送 正月十五送盏灯 若问送灯为何事 怕的我坟前坟后坟左坟右黑咕隆咚 守孝守我三年满 包家家谱添个名我叫王月英 将嫂嫂抬至在包家的老坟上 深深挖一个黄土坑 宽打墓子深打井 里边不平垫土龙 阴阳先生来拨正 抓把黄沙才盖蒙 我能够守孝守你一七二七三七四七五七三十五 按着鬼年鬼节上坟茔 清明佳节来插柳 七月十五纸钱生 十月初一寒衣送 正月十五送盏灯 要问送灯为何事 怕的是嫂嫂你坟前坟后坟左坟右黑咕隆咚 守孝守你三年满 包家家谱给你添个名你叫王月英 我有那儿孙后代管你叫祖宗你看行不行 般般大事都应下 还有一事谁愿应 老嫂比母谁留下 小叔为儿谁愿应 老嫂比母你留下 小叔为儿我原应 你说此话我不信 二堂以上要证凭 要证凭有证凭 文房四宝拿手中 上写拜上多拜上 拜上四门工商五行八桌老庄农 老嫂比母嫂嫂留下 小叔为儿我愿应 哪个准了我的本 五百纹银送家中 哪个不准我的本 乱棍打死扔进万人坑 刷刷点点写完毕 开封府大印按当中 说罢这里递过去 月英这里接手中 月英这里心欢喜 叫声三弟你试听 你今天一到陈州把梁放 不许欺压老庄农 你要欺压庄农汉 和你侄儿一样刑 吩咐以毕往回走 一见我儿死尸灵 用脚一跺拉倒吧 就算我没养你没生 月英哭哭泣泣回楼去再表相爷黑包公 人马拓拓往前走 平地塌个大窟窿 包相爷要把地穴探 不知探成没探成 包公赔情全了本

发表我的评论
网友评论
美丽
等级:高级贵宾
级别:业务员
  • 文章:13167
  • 积分:26445
当前页面二维码手机扫一扫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