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金桥论坛分享生活每一天
当前位置:首页-影音娱乐-军事天地- 正文

[军事] 训练场因建黄河大桥被拦腰斩断 军地协调解决

2017-03-21 11:08

[军事] 训练场因建黄河大桥被拦腰斩断 军地协调解决

从修建训练场看军民融合难在哪——洛阳市政府与驻地舟桥团的一次融合经历本报记者 胡春华 特约记者 杨西河 康 克在3月的春光里,位于黄河中段、洛阳市西北的白鹤渡口,尽染着春的讯息:岸上,无际的麦田从冬眠中醒来,棵棵青苗挺直了腰杆在微风中摇曳;堤坡,成行的杨柳吐出清脆的嫩芽悄然爬满枝条;黄河的水已不再冰冷,波光粼粼的水面引来成群的鸳鸯野鸭……ac_as_id = 1807;ac_format = 0;ac_mode = 1;ac_group_id = 1;ac_server_base_url = "me.afp.chinanews.com/";春江水暖鸭先知;春日美景不胜收。

第20集团军某舟桥团新落成的渡河训练场再为这里平添一景。

这一军民融合的“杰作”,吸引着成群结队的踏青游人驻足观光。

这个渡河训练场,长有数公里,宽从黄河南岸到北岸,既有岸上战备通道、陆地障碍场、吊装场,还建有码头、泛水场、水上障碍场、以及作战指挥平台,能满足舟桥部队团级规模的所有专业训练,同时具备承办舟桥专业国际军事竞赛的条件,3至4个国家代表队可同步展开作业,建成后的观礼台能容纳3万观众现场观摩。

望着这一“杰作”,作为一团之长的李亮十分自豪。

但在他心里,收获更大的还不仅仅是这个训练场,而是军民融合的分量。

修建渡河训练场的一幕幕又浮现在他眼前——传统训练场因建黄河大桥被拦腰斩断白鹤渡口,古今闻名。

相传三千多年前,周武王伐纣由此渡河。

作为全军抗洪抢险专业应急部队,该团从1978年起就扎根在这片水域。

2015年3月初,李亮带领部队像往年一样来到白鹤渡口,展开为期4个月的强化训练。

他们中间由训练尖子组成的集训队,要在当年7月赴俄罗斯参加“开阔水域”国际军事竞赛。

然而,一纸公文打破了这里的秩序。

4月初,洛阳市政府出台《关于建设洛阳市吉利快速公路通道的方案》,计划穿越白鹤渡口,修建一条新的黄河大桥,为两岸群众提供便利。

然而,相关领导在视察工程现场时发现,《方案》里计划穿越的白鹤渡口,正是该团渡河训练场的正中央。

看到市政府的《方案》和施工图纸,李亮咯噔一下。

他立即到现场查看:训练场将被新大桥从中间劈为两段,训练场面积减少,舟桥部队多为大型装备,今后的输送、训练、作业展开受限,连排级的专业训练也很难施展。

而且离桥身很近,高难度的训练课目很容易对桥身造成损伤,对军地双方都不利……然而,国际军事竞赛迫在眉睫,训练不能中断。

况且,舟桥专业训练对场地要求极为严格,水面、水深、流速等都有明确规定。

5至7月份的黄河中段,流速平缓、水深适宜,正是舟桥兵训练的黄金期。

再说即将开工的黄河大桥,建材齐备、人员到场,也不能半途停工,两岸群众眼巴巴地企盼尽快通车。

军地双方各有难处,各有其理,两家一见面就吵得面红耳赤。

吵,不是个办法。

双方不得不坐在谈判桌上。

市政府建议:训练场最好搬迁。

李亮不同意,眼前的训练、比武咋办?建一个训练场谈何容易!新址选哪?资金谁出?市政府有难处:大桥施工紧,群众有企盼,占用部队训练场,地方一定赔偿。

部队坚持说:这不是钱的事,我们需要一个完整的渡河训练场,训练一天不能间断。

最后双方商定,同意在白鹤渡口下游2公里处选址,由地方出资为部队重新修建。

摸不着门接不上茬的尴尬,困住的不只是手脚渡河训练场的选址解决了,但项目审批、土地审批、水域审批、资金审批等各种繁杂的环节和手续,一项都少不了。

首先,难在部门繁多。

如果不是因为修建渡河训练场,李亮不会明白,军民融合的门槛到底有多高?程序有多少?那段时间,他带领相关人员,上午跑公路局、下午跑河务局,隔天去发改委、财政局,有时一天跑三四个部门,将建设渡河训练场的报告一一送达。

有的部门不敢接,扫一眼报告,这不是地方管的事,就直接打发走了;还有的部门客客气气接住了报告,等看看再说,就没了下文。

眼看大桥就要开工,新的训练场还没着落,李亮急的嗓子冒烟、嘴上起泡。

李亮找到洛阳市参与该项目的公路局机关党委副书记吴世杰。

吴世杰是李亮的老战友,他给李亮点拨:渡河训练场不是单纯的施工和经费问题,至少涉及十几个相关部门。

李亮越跑心里越没底儿。

渡河训练场要占用黄河河段,需向黄河管委会报告,这是国务院的下辖单位。

施工势必要涉及黄河的地形、地貌、河床,河务局不敢擅自批准。

水文站也不“买账”,他们担忧:修建渡河训练场势必要改变河床,拓宽水面,过去测量的水文数据将失去意义。

重新测量,人员、经费谁来落实。

财务局也有说法,建设渡河训练场,那是部队的事儿,地方财政没有这项经费,况且数目不菲。

国土局担心,施工要占用地方用地,现在国家对用地审批极其严格。

……一连串的问题,让李亮天天睡不着觉。

那段时间,他白天跑项目,晚上抽闷烟;鞋底磨薄了,脸皮磨厚了,一个部门他能跑几次甚至十几次。

地方一位局长说:“这个团长作风过硬,经得起折腾,从某种程度上说,我们是被他感动的!”2015年8月,洛阳市政府连续两次召开市长办公会,召集十几个相关部门,排查矛盾,梳理问题,挂牌督办,将渡河训练场建设正式列上日程。

训练场总算有了眉目,辅助工程不得不考虑。

连接训练场的战备路要穿过一个村子,占用村民的土地。

大多数村民都认为这是个好事,既有利于部队战备,又方便自己出行。

但也有少部分村民想借机捞一把,一夜之间种上几百棵果树等着部队赔偿。

机关参谋干事几次出面,协调不下来。

李亮说,大战役都拿下了,这些枝枝杈杈的事好办。

团里请来专家和律师鉴定,按照相应的标准,依法了断。

百般周折中,渡河训练场即将开工。

洛阳市公路局公开招标,团里安排人员全程参与。

所选材质和工程的坚固性,全部按军用标准进行设计和建造。

这两年,该团先后两次赴俄罗斯参加舟桥专业国际军事竞赛,成绩斐然。

建设一个达到国际军事竞赛标准的场地,一直是团长李亮的心愿。

借此机遇,李亮想“得寸进尺”,地方却爽快地答应了。

李亮感动连连:“地方这么支持部队,该我们掏的钱一分不会赖账。”

经团党委研究,团里立足自身实际又投入300余万元,按照急用先建的原则,扩建泛水场200米,完善水上障碍场和陆上障碍场,分批次建设潜水训练场和综合训练场。

如今,一个能达到国际标准的渡河训练场初具规模。

而地方建桥的事也基本上没耽误。

皆大欢喜中,两股绳越拧越紧力量越来越大有群众说:“这个春节,白鹤渡口热闹空前,过桥过路的、观光游览的、自发慰问的,累计有数万人。”

长期以来,白鹤渡口只有一条破旧大桥在运转,桥身严重老化。

2016年10月,洛阳市政府决定对其进行2个月的封桥中修。

维修期间,桥面禁止车辆通行。

老桥在维修,新桥没建成,两岸群众不得不绕行高速路、需要一个多小时到另一座桥上过河,特别是每天上下班高峰期,对交通造成严重拥堵。

“地方有难处,我们不能视而不见。”

李亮又一次迈进了市政府办公大楼。

这次不是来求援,而是来支援。

架桥是舟桥兵的拿手好戏,当地政府求之不得,有关领导连连作揖。

“以训代援”,部队轻而易举就把当地交通拥堵的难题化解了。

架桥那天,黄河两岸人山人海。

只见李亮一声令下,200余名官兵全副武装,携带50余部舟桥装备,迅即抵达白鹤渡口,在25分钟内架起一座横跨黄河两岸,宽近7米的浮桥,可容纳小车双向通行,单车载重量达50吨,每小时可通行车辆数百台。

军地优势互补,军民融合的大戏越唱越热闹。

当地群众自发组成拥军队前来慰问,他们牵挂着瑟瑟寒风中架桥、护桥的子弟兵,有的织毛衣,有的织手套。

一针一线,编织着军民的情结与梦想;一桥一路,拓展着融合的未来与希望。

发表我的评论
sanjiu
等级:高级贵宾
级别:区域经理
  • 文章:11159
  • 积分:224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