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金桥论坛分享生活每一天
当前位置:首页-影音娱乐-影音&BT下载- 正文

一个“厌男症”女导演的情欲史

2015-04-22 12:13

一个“厌男症”女导演的情欲史

金桥论坛

1.李玉拍了一部男人的故事,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某种程度上说,在《万物生长》之前,导演李玉的所有作品中是没有真正意义上或者说正面意义上的男主角的。她只热爱拍摄女孩和女人,以及女性之间的情感与欲望。即使《红颜》中有那个小儿子,《观音山》有陈柏霖饰演的男孩,《苹果》中有佟大为和梁家辉,但那些不过都是衬托和背景,目的还是为了衬出戏中的女人。李玉之前作品中的成年男人,大都是猥琐、丑陋、充满算计感的直男癌患者。但这一次,她做了一次颠覆性的调整。

2.《万物生长》的主角绝对是韩庚。它讲述的是一个男孩向男人蜕变的过程,反倒是女人和情欲变成了催化剂,让男孩变成男人。在李玉的作品谱系中,《万物生长》是色调最亮的一部,到处都是粉红和翠绿的对撞,它完全不像以前那些色调幽暗,氛围潮湿,女主角都郁郁寡欢的早期作品。从一开场,万物生长就透露出一副主动巴结观众的欢快氛围。那些被踢散的福尔马林瓶子,崩落下来的人体标本,一方面显示了李玉仍然不愿修饰生活故意留出某些重口味的艺术片遗迹,一方面也在努力用逗比喜剧的设定讨好观众。没办法,没人愿意到影院被沉重和悲怆包裹,李玉似乎在这一点上认了怂,她妥协到这样的开场,对她来说,或许是一次剧烈的内心错动,或许是自然而然发展到此的转变。

3.青春片是近两年中国电影市场上异军突起的一个类型,借由年轻而精神早衰的中国电影受众斩获不俗票房。而《万物生长》也应该归于此类,属于成长主题。但是1970年代生人的青春与之后80后的完全不同。他们的大学生活更加粗粝,更加缺乏修饰。

4.韩庚饰演的男主角拥有的三个女人,是三重现实的隐喻。身体缺席但精神在场的小满,她承担的初恋女友的身份是去肉欲化的,却又被男主角认为是因向金钱和权势投降才离开了自己,某种程度上说,她隐喻了一个时代的转型,从单纯向“复杂”倒戈;第二个女人是齐溪饰演的大学女友,精神和肉体都依存于男孩,她是某种必须经历但又不可能陪伴一生的过客形象。他们彼此占有了最清亮的年华也经历了最善变的阶段,这个女孩隐喻着那个时代的当下;而范冰冰饰演女人,是引领者的角色,代言着未来,一个主动的、肉欲化的、成熟的、带有神秘感和侵略性的女性角色。这三个女人的在韩庚身边的轮替,几乎折射了中国转型期的滚滚红尘。人们像告别初恋那样告别了一个清贫而单纯的时代,投入了欲望的滚滚洪流。

5.像在之前的所有作品中表现的一样,李玉在《万物生长》中展示了独到的调教演员的本事。她很善于把明星打回普通人的原型,无论是合作多年的范冰冰,还是出演了《观音山》的台湾演员陈柏霖,以及这一部中的韩庚,原本浓墨重彩的偶像,都变得家常,无论面容还是身体语言,都彻底回归了普通。最出色的演员其实是齐溪,她有一种平实的光彩。有时蹦蹦跳跳,有时急不可耐,她闯入范冰冰家,嚼烂一嘴虾,抹嘴的镜头充满神经质的力量,那些由荷尔蒙生发出的嫉妒,她拿捏得精道。之前,她在娄烨的《浮城谜事》中出演的那个小三,就已经足够惊艳。这个女演员非常善于演绎那些具有毁灭感的角色。

6.相比于不那么知名的齐溪,被置于耀眼位置的范冰冰和韩庚表现得并未出乎意料。非要比较的话,韩庚给人的惊喜大一些。众所周知,韩庚靠脸吃饭,他是偶像,不是演员。之前在《智取威虎山》中的客串充分显示了他的逗比气质和演技上的负才能,这一次,李玉的调教让他向演员靠拢了一步。他不再保持那种光滑的面容,还经常需要表现一些极端的感情,在天台上和哥们喝酒、摔瓶子,发泄地大喊,这样的戏很容易失控,韩庚算是及格了。

7.说说范爷,在和李玉合作的历程中,这是范爷表现得最不好的一次。她演得过于用力,过于夸张。某种程度上说,风情万种的出场镜头毁了她。之前,之所以李玉片中的范冰冰有意思,就是因为那完全不同于红毯和电视剧中的范爷。但这次出场,她仍然显得妖娆,这突然就变得无趣了。在《观音山》中,范冰冰饰演的酒吧歌手,让人看到了一个家常的、也会被困于琐事的漂亮女孩,她在手机里对母亲发脾气,在破旧的浴室里冲澡,那些口语化的表达瞬间撕下了裹在她身上的明星画皮,而在《苹果》中,她陷落于逼仄的生活,在两个糟糕的男人中抉择,那些细微的心理戏码和大尺度的情欲表达,都让人心生敬意。这世上有两个范冰冰,一个在红毯那端、在武媚娘的低胸衣里,那有关金钱和名声,另一个,存在于李玉的影像中,她可以放肆、恣意,那有关成就和情怀。但这一次,她演得并不好,比如那场临近末尾的哭戏,念叨着“要用我的风情万种,让他在以后的日子里不得安宁。”镜头顶在脸上,她没担心会毁了自己的偶像颜,但效果却过于狗血。李玉作品中的台词有很多都有即兴的成分,让大家松弛着聊天,她像个纪录片导演一样躲在一旁抓一些东西进行拼接。这更考验人,对于功力不够的演员来说,还不如对着剧本一板一眼照本宣科。之前的多部作品中,那些随性的部分,范爷表达得十分精妙,但这一次有些做作。

8.我们来说说情欲。是的,李玉热爱拍性。对她来说,性不是一个需要区别对待的事,它在生活中如风如水如空气,就是身体的潮汐。但《万物生长》中的情欲算是李玉拍得最差的一次,目的先行、做作而浮于故事,如果说韩庚和齐溪在宿舍里的缠绵算是平实表达,那么在实验室和沙漠中,韩庚与范冰冰的激情戏就显得太像20世纪初的MV了。而在此之前,李玉曾在多部作品中,把性拍得无比令人赞叹。《苹果》中,范冰冰和佟大为在低矮的浴室中那场长久的缠绵,她醉酒后与自己老板在按摩床上先是拒绝后又迎接的微妙变化都足以令人称道。你绝不会觉得那是故意做出一段出位的裸戏以吸引眼球,她把情绪铺垫到那个位置,没有什么比一场床戏来得更精准。《今年夏天》中,两个女人的缠绵与亲吻,女逃犯在憋屈的宿舍床上一次压抑的自慰,以及她调皮又绝望地把经血蹭到女伴身上,都透露着一个剧烈错动的时代到来前最后的憋闷,更不用提《红颜》中那个小男孩与女主角精彩而绝望的移情,那说不清道不明的亲昵,看似男女间的感情投射泄露却是被残酷分离的亲情。而在《万物生长》中,这些都没了。情欲变成了味精,人工感十足地向观众宣告“快看,我们有情欲戏,这是个卖点哟~”

9.大多数人知道李玉是从范冰冰开始成为她死忠的女主角开始的,而更多的人知道她,估计就是因为这部《万物生长》中韩庚的加盟。但要真的理解李玉,就得从她早期那些根本没进入市场的作品说起。《今年夏天》《红颜》几乎奠定了她无法改变的价值观底色。《今年夏天》的英文名叫《鱼和大象》,用动物隐喻人类是电影,尤其作者电影中的典型手法,那些困在鱼缸中的热带鱼和囿于动物园中的大象都是我们的镜像。那是一部典型的女性主义的作品,女同性恋温柔地抵抗着男女夫妻制度对于自身的强权,女性自主意识勃发的当口,服装店老板设计的那件低胸衣成为了最直接的象征。影片中的所有人都陷入了一种拼命配对儿,介绍对象的迷狂之中,只有那三个女人,有一种随遇而安的安静。那部电影中的人们都穿着肥大的衣服,男人猥琐,女人丑陋,人们在街上游荡,无所事事,那个年代在中国经济被注入鸡血前人们百无聊赖的状态,被绝妙地描述出来。这个全部由非职业演员出演的作品,充满了人的侧脸和背影,极少有特写,意外地出现了一种模糊却锋利的气质。在那个时代,中国地下电影特别热爱描述边缘人的残酷现实,女同,逃犯,杀人,即使如此,《今年夏天》也是出众的。

10.接下来的《红颜》,李玉显然还未走出自己钟爱的那种阴暗、湿冷、压抑的故事,对于一个热爱作者电影的导演来说,她们入行之初的作品几乎不可避免都是这类题材。相比于具有当代性的《今年夏天》,《红颜》突然间有一种古典范儿的开场。阴雨的封闭小镇,因意外怀孕不知所措的男孩女孩,以及被这一切打破的稳定而压抑的生活,婴儿被贩卖、秘密被掩盖,所有人假装一切都未曾发生,有人长大,有人死去,世事变迁,小镇也变得不那么压抑,但最终却发现了一个更加残忍的真相。李玉用这种看似残酷青春的故事,揭示中国从内部崩坏的人际关系和人性黑洞,那些看似温良恭俭让,看似亲昵而友好的亲人与朋友只是徒具人形,他们的荒蛮和罪恶被包裹在一个个俗常的躯体内,那种深入骨骼的寒凉如同那个阴雨的小镇一样,成为了梦魇般的存在。

11.在《红颜》之后,李玉交出的《苹果》或许是她个人史上最激烈的一部作品,从目前的状况来看,只要李玉不重返地下,在精神力度和视觉上,她无法再能超越《苹果》。如果说,李玉在此之前的作品都是隐忍、憋闷的,那么《苹果》就是惨烈的。情、性、孩子都可以成为交易,在生活的逼仄之下,一切有关尊严的东西都可能成为通货,去兑换更多的生存资源。在这部电影中,范冰冰和佟大为是值得尊敬的。这两个明星彻底放下了自己的偶像包袱,骂着脏字,裸着身子,当然,这里面或许有裸替的部分,但佟大为把手伸进范冰冰内衣的一幕,他们舌头交缠的一瞬,你不会觉得色情,你只会看到真实,然后,你看着佟大为用自己的孩子算计着是不是能多卖出去两万块钱的时候;明明是自己的儿子却偏要医生把血型改到别人名下的时候;看着别人抱着自己的儿子,而他自己在旁边稀松地站着的时候,残酷感会慢慢淹没你。

12.也正因为《苹果》的激烈和优秀,它如今变成了影史上的失踪者。接下来的《观音山》,李玉显得舒缓了很多。这部戏有个要命的问题,就是陈柏霖的口音。即使,他的偶像颜已经被李玉改造成了一个普通而家常的青年,但他一张口,一切就都显得滑稽。相比于前几部作品,《观音山》的力量是最弱的,这部散文诗一样的电影,影影焯焯地描摹了某种情绪。一个女人失去儿子,一群孩子被父母放逐,他们聚在一起,彼此成为对方的救赎。但这个原本就容易烂俗的设定被拍得十分矫情。不知道是针对《苹果》矫枉过正的回撤,还是在彻底用力之后,李玉自己就想给一幕散散漫漫的影像。

13.李玉的作品有时总会让人想起娄烨,那些叙事角度以及摇晃的镜头都是如此,比如《二次曝光》就是特别典型的案例。和它同一年上映的娄烨的《浮城谜事》与这部电影不经意间形成了隐秘而微妙的镜像关系。虽然故事不同,但却渗漏出两位导演某些趣味上的相投。李玉调教演员的功力从这部电影中已经可以得到确认了。范冰冰给出了一次继《苹果》之后,最优异的表演。癫狂、恣意、神经质。如果说范爷有她自己的技术,那么冯绍峰从另一个侧面证明了李玉的能力。你们看看多年之后的《狼图腾》,冯绍峰演成了那个烂样子,整天一副欠欠的表情,这样的一个没救的演员却被李玉收拾得还算妥当,她因材制宜地利用了冯绍峰的形象,让他出演了一个幻想出来的渣男,甚至当冯绍峰扮演年轻时的样子,留起长发翘着嘴角的时候,都没有让人特别讨厌。不知道是不是李玉有意识地向主流转型,《二次曝光》有着悬疑惊悚类型片的尝试,基本构架还是对的,但仍然有些在类型商业片和作者电影之间犹豫的痕迹,不像多年之后的《催眠大师》那样奔着一个坚定的方向而去。相比于《苹果》的高峰,《二次曝光》显得平庸了许多。它没有显露任何深入精神内里的野心,只是流于去讲述一个有关情感伤害的悬疑故事。

14.李玉作品中的男人,基本没一个好东西,每一部都如此,他们或者缺乏担当,懦弱,自私,或者猥琐而丑陋,《今年夏天》中那些相亲的男人、《红颜》中拼命想姑娘便宜的各色老板、《苹果》中的佟大为和梁家辉,《二次曝光》里的冯绍峰,不一而足。这或许是李玉的下意识,男人都是假想敌或者真小人。只有在《万物生长》中,这个有些“厌男症”的女导演,才第一次让男人被正常表达。与此相对,李玉作品中的女人们都有一种隐忍、坚韧、即使成为受害者也保持坚强的状态。

15.女人是李玉作品中的肉身,而性就是她作品的骨骼。在李玉的电影中,性是常态,性可以成为事故的肇始,可以成为故事的起因,也可以变成生活的解决方案。它可以累积杀意也可以释放压抑。李玉的电影史基本是一部情欲史。这在中国女导演的谱系中是十分罕见的。

16.客观地讲,《万物生长》在李玉一直以来的线索中是一次“溢出”,它和之前所有作品的调性太不一样。或许是冯唐作品中隐含的情欲力量打动了她,或许是她看到了某些商业的可能性。一个作者电影的导演碰到了一个喷发式增长的电影市场,不知道未来会是怎样的。或许会彻底吞没她,或许会一举成就她。谁知道呢?

16.最后说一嘴方励。一个与李玉合作了11年的制片人。不但是制片人,他还是编剧,多部电影都与李玉联合担任编剧,不但是编剧,还是演员。可能很少有人会注意到银幕上的他。他家常、随意的演技从未让人失望。他演过有钱任性让人厌恶的乡镇企业家,演过窝囊无奈的父亲,也演过夜总会里喝大酒的土豪。从李玉的电影里找方励,是个乐趣。

发表我的评论
网友评论
serve_s
等级:高级贵宾
级别:销售代表
  • 文章:12969
  • 积分:25999